你曾追求過類似勞力士的物品嗎??

你已搏到 伯爵那地位 和蕭邦的雋永” ?

《陀飛輪》這首歌和我畢業的年份一樣都是2010年。
轉眼六年了我們經歷很多跌過哭過佔過。
你所追求的有變嗎?

我相信自己也變了很多。
但到今天我最想追求的跟當初一樣;
希望有一個影響我們價值觀的品牌和作品。
一開始選擇造手錶是因為它有一個很強的象徵義意;

就是代表人的身價。

我覺得身價不單止代表你有多少錢,

更可代表你有多關心這個社會和環境。

團隊每天回收放題餐廳的汽水罐,
堅持在本地工場手造;
只希望踏踏實實地造出這隻錶。

image

踏踏實實真是很重要!!
畢業後到了一間比較大的公司做設計師。

有五分之三設計師的正職不是設計,

而是炒股。
贏了, 不會專心工作; 輸了, 更成個人靈魂出竅。
“靈魂若變賣了 上鏈也沒心跳”
究竟是點解會咁?

當時想, 若香港不再側重金融業, 有返工業,
我們追求的會否有改變? 呢個地方會否變得更好?

541924_431891126957624_1992042415_n

踏踏實實真是很重要!!
畢業後到了一間比較大的公司做設計師。

有五分之三設計師的正職不是設計,

而是炒股。
贏了, 不會專心工作; 輸了, 更成個人靈魂出竅。
“靈魂若變賣了 上鏈也沒心跳”
究竟是點解會咁?

當時想, 若香港不再側重金融業, 有返工業,
我們追求的會否有改變? 呢個地方會否變得更好?